最新消息:欢迎访问“乐无线-微信公众平台精品内容聚合”,微信公众平台精品内容一站式阅读解决方案,微信公众号:游迹语音助手,微信公众ID:uoojihelper

专访日本AV男星加藤鹰:指日不再可待

文化教育 博客天下 41浏览 0评论

本文刊登于2013年12月25日《博客天下》147期。

博客天下微信号:bktx2012


本刊特约撰稿 | 陈雨

 

在分别与7千个女孩“当众”做爱后,日本AV男星加藤鹰终于在今年宣布退休。

过去26年,他在床笫之间苦干出15000余部AV作品,总收入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766万元),荣膺“性爱之帝王”名号,其右手还被冠以“金手指”的美称。

在这个以女优为第一生产力的行业当中,加藤鹰无疑是男性演员中的佼佼者。他从一天只领1000日元(约合人民币59元)报酬的底层男优,一路成长为知名度最高的超人气AV男星,所恃必杀,正是可以令女优享受难以言喻欢愉感的手指技巧。

除了本职工作,加藤鹰也在积极开拓副业。他出书、录制教程、代言情趣产品,在几乎所有与性相关的事业中发挥光与热,即使在2013年底,其彻底隐退后的生活也不例外。在接受《博客天下》采访时,这位日本AV界的风云人物表示,接下来他将致力于艾滋病和性病的防治公益活动,并为中年男子提供性生活咨询。他笑称,自己拍AV累积了不少经验,很愿意分享“绝技”,帮助大家。

 

“女优才是卖点,我们当然比不上。”

 

2012年上海国际成人用品展,一尊加藤鹰“金手指”的指模被崇拜他的中国男粉丝买走,花费高达33000元。

和AV女优们的百花争艳不同,在中国,54岁的加藤鹰可算是一枝独秀,知名度遥遥领先于其他男优。他独特的手指技巧不仅让每个合作的女优,也让屏幕前的众多男性观众叹服。“加藤鹰真的称得上一声‘老师’。”有AV爱好者在论坛上留言。

在今年8月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老师”公开宣布了年底隐退的决定,“我不小了,今后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想离开这个圈子。”

除了年龄因素之外,加藤鹰曾透露,引发他退休念头的另一原因,是AV男优每况愈下的工作环境。

“2005年公司改组,不找以前签约的男优开工,接着说AV卖不出去所以没经费,其实都是他们自己拿了。后生导演不知自己想拍什么,又不懂拍得下流点,对演员还特别差,想喝罐可乐都要自己出钱,我第一次听到都以为是别人骗我!”加藤鹰说。

日本文化研究者叶俊杰曾在《A潮-情色电影大搜密》一书中表示:“男尊女卑的封建观念,在AV影片中赤裸裸呈现,极尽所能物化、奴化女性。在这样的产业文化中,成名的多半是女优,男优反倒不受注意,只是可以任观赏者代入角色的媒介罢了。”

加藤鹰向《博客天下》介绍,日本现役女优大约有10000余人,而男优只有70人左右,按理说“物以稀为贵”,但与女优既出名又赚钱的经历不同,男优的待遇显得相当寒酸。

一位刚入行女优的片酬普遍可以达到8万日元,而条件稍好一些的,或是积累了一些经验和人气后,片酬会涨至15万至30万日元,而像武藤兰、苍井空等顶级女优的片酬则超过百万日元。AV男优则和一般剧组工作人员一样,薪酬日结,刚入道的男优一天的报酬仅2000日元(合人民币118元左右),而像加藤鹰这样的超人气男优,一天下来的薪酬也不过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121元)。

“我觉得这也很正常,”加藤鹰对《博客天下》解释,“看AV的主要是男性群体,女优才是卖点,我们的待遇当然比不上女优。”

不过在加藤鹰看来,将男优当作工作人员对待也有好处。当天工作结束就能拿到现金,也没有事务所和经纪人从中榨取,这在贫困时期确实值得感激。

整个日本AV界的月产量在400部左右,像加藤鹰、向井裕这种有市场号召力的男优常常一天之内要参加两至三部的拍摄,工作强度非常之大。

向井裕就在入行第7年罹患了肝炎,他先是自己买药吃,迟迟不能痊愈,而且越来越严重,当时病得连眼睛都是黄的,一度危及生命。他曾经表示,因为工作的关系,大多数男优都落下了职业病,比如腰疼、性功能障碍,以及性病,“一般男优都不太注重身体健康,如果不小心得了性病,大不了就是去药房买抗生素吃”。

加藤鹰称,彻底隐退后,他的主要工作将是和日本卫生所一起推动预防性病和艾滋病的活动。从业这么多年来,看到周遭有朋友陆续得病,加藤鹰感到自己“多了一种使命感”,他想借由自己的隐退来告诉大家性病的危险,并和政府推动相关预防活动,他说,“想多为这世界做一些回馈,这就是我想做的事”。

“性是件高兴的事,何必辛苦去练习?”

 

“我只是一个为生活而不停做爱的男人。”加藤鹰这样评价自己。

1988年,加藤鹰从老家秋田县只身前往东京闯荡,一度穷得只剩下7日元。幸运的是,经朋友指点,他进入了一家AV成人影片拍摄公司,担任摄影一职,自此有了稳定的收入。

说起离家去东京的原因,他归结为三件事,一是乐队解散了,二是女人不在了,三是失去了在饭店当服务员的工作。

青年时代的加藤鹰喜欢玩车,也组过乐队,担任鼓手。在多年后的一次访谈中,他谈起在乐队中的经历依然很兴奋。作为乐队的一员,在小小的LiveHouse里演出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绝对比拍AV更有成就感。然而这段愉快的经历并没有持续很久,随着女键盘手的退出,乐队宣告解散。几乎是同一时间,加藤鹰当时认真交往的女友变心,遭受双重打击的他一蹶不振,甚至“不再信任女人”。他在采访中回忆道,“现在想想,只有女性冷静地看待世界,而男人总在傻傻地追逐梦想”。

加藤鹰的AV男优之路开启于一次被动“下海”的经历。在一次拍摄中,因为人手不足,年轻的加藤鹰被剧组前辈要求出镜拍摄。“其实在日本,上下级关系分得非常严,前辈说‘你过去当主角’,我就自然而然来拍这个东西了。”加藤鹰说。

在他看来,即使与女优共同演出,自己也依然是一名工作人员,工作性质和编导、摄影师并无二致,只不过工作的地点从摄影机后面转移到了前面。“在我们业界,只有女优是演出者,除此之外全部是工作人员,因为男优是在工作人员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加藤鹰笑称,即使是在第一次的拍摄中他也没有感到紧张,反倒有了想要通过性接触,让女性喜欢自己的单纯想法。

出乎他意料的是,青年时期打架子鼓的经历,在拍摄AV时给了他不小的帮助。很多人在看过他的作品后都问他为什么可以同时做各种动作,加藤鹰说:“虽然我没有意识到,但其他男优如果在干什么的话,注意力肯定会集中在双手,下身就不会动,我则能一起动。”

加藤鹰隐退的消息传出后,很多担心“金手指”技艺失传的粉丝着了急。其实这套令他功成名就的技巧并不神秘,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的结果。加藤鹰说,他并没有靠谁来教,也没有看参考书,只是在日常的工作中,细心观察女优的反应,“看按下哪个部位她们最爽。她们爽,作品才好看。”

在很多人看来,AV男优是一件百花丛中过的美差,但在接受《博客天下》采访时,加藤鹰说,拍摄AV时很辛苦,男优们经常要透支体力,有时还需要吃药。

每年通过各种渠道进入AV界的男优约有40至50人,然而,至少有一半的新人在半年之后就演不下去了,说到底,无非是“工伤”。

AV男优因工作受伤的几率不小,向井裕就曾饱受腰痛的困扰,不得不去医院问诊。当医生询问他的职业时,他没有好意思回答,于是医生便猜他是搬运工,因为他的症状和经常搬运沉重货物的工人非常相像。

向井裕日后回忆时苦笑着说:“有些时候,得靠腰力撑住女生全身的重量,的确比搬货还辛苦,难怪腰部不堪负荷。”在就医之后,他遵从医生的建议开始进行健走锻炼,腰痛方才有所好转。

在这方面,加藤鹰是一个例外。

26年职业生涯,几乎没有任何关于他生病的消息传出。他不服用任何药物,连平时患上伤风感冒这样的小病也从不吃药。虽然拥有柔道及合气道的初段资格,但他称那都是学生时代的事了,工作后的他,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锻炼去增强体力,“性应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何必要为了性那么辛苦地去练习呢?”自称从父母那里继承了纤瘦体质的加藤鹰说。

不仅如此,他在生活习惯上也没有刻意控制。“我不习惯吃早餐,精简最好。”加藤鹰说自己的日常生活没有规律,食无定时,平均一天吃一到两顿饭,外加三包烟、二十多杯咖啡。这些在别人看来于身体无益的东西,在他看来都是消除压力的良药。

和那些拼命锻炼,控制饮食以保持良好体形和充沛体力的男优相比,加藤鹰的状态好得令人嫉妒,而说起这些,他用轻描淡写的“我在这方面有些天赋吧”一句带过。

“我一样是工作时认真投入,下班后完全忘记和工作有关的事情。”他在一次采访中说,“你们对我的工作很好奇,但我看自己,跟写字楼里的上班族没什么分别。”

“若把AV当教科书,你永远学不会。”

 

在《体贴性爱秘籍—日本第一AV男优加藤鹰终极术》一书里,加藤鹰称自己“从未灵肉分离”,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中。

台湾著名AV博客写手“一剑浣春秋”曾经这样形容他和加藤鹰第一次见面的场景:“皮肤黝黑却穿着一身白西装,腰间系着一条鳄鱼皮皮带的他一身杀气,尤其是当他开怀大笑露出一整排和黑人牙膏广告差不多的雪白牙齿时,完全就和印象中的日本黑道没两样。”

和AV中男优们常常给人的猥琐印象不同,与加藤鹰接触过的人几乎都对他做出了“风度翩翩”、“绅士”、“温柔”的评价。在粉丝要求以“金手指”手势合影时,他也向来微笑合作,来者不拒。采访过他的台湾ETtoday网女记者李安君曾在笔记中写道:“他的声音很好听,他的手指又长又美。”

加藤鹰对待工作也非常绅士、温柔,极具职业精神。在每一次拍摄中,他都将合作对象当作恋人对待,在开始前和女优聊天,让对方在关怀中达到一种放松的状态,而不是直接投入冷冰冰的性爱演出工作。他不忘在演出前修剪指甲,用磨砂石磨嫩手指,以防刮伤女优。他每次都会带20条内裤去片场,以便更好地跟女优的内衣颜色进行搭配。“比如今天女优的内衣是白色的,那我就穿黑色的好了。”他这样解释自己对“戏服”的选择。

他不止一次地提醒粉丝,AV中九成是假的。“我只是按照导演所说的来做而已,拍AV要的,叫演技。”他强调,AV就是娱乐片,是工作人员剪接、随时听导演指令、喊Cut喊Action的“智慧结晶”,而非教科书,“如果当教科书来学,那你永远学不会,只会觉得自己不够好。”

作为身处AV行业顶端的男优,加藤鹰的“社会责任感”敦促着他在功成身退之前尽己所能地传道、授业、解惑。

他拍摄影像教材《秘技传授》,“亲手”上阵讲解令人啧啧称奇的“金手指”技艺;他撰写书籍《体贴性爱秘籍》,细致入微地解释如何使两性关系得到灵肉结合的升华。

在他看来,许多年轻的男性对性颇为无知,对许多一定要懂的技巧一窍不通,更重要的是,不懂得“心意”在性爱中的重要性。

“很多亚洲人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性教育,往往偷偷摸摸从AV中学习做爱技巧,结果愈来愈糟。”他曾在采访中说,“如果真要练,练的是心志。体贴另一半,在意另一半,就会很美好。”

在《体贴性爱秘籍》中,他将现实生活中的性爱比作两人一起登山,运用什么登山法、使用什么样的工具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想要登上去看看的渴望”,以及“和爱侣一起登上去的意念”。

台湾耕梓医院精神科主任医师杨聪财给予这本书很高的评价,他对加藤鹰在书中强调的“性爱必须伴随着情感”表示认同。在推荐语中,他极尽赞美之辞:“有关性爱技巧永远没有标准答案,作者只是强调男欢女爱不需要逆流而上的精神,‘顺其自然’才能真正体会到如何由‘爱及关心’打开另一半的心扉,针对从外在仪表、心理放电、意境深入到技巧关键点等性爱过程中常见的迷思,作者都提出了正确的指南。”

很多人都会好奇,在AV中阅女无数的加藤鹰遭遇现实生活时,是否会感到力不从心。他笑称自己是专业演员,戏里戏外,真真假假,都分得很清楚。虽然近几年,工作外的性生活他只经历了两三次,不过不用像工作时那样跟随导演的指示行动,而是完全地随心而发,感觉却也完全不同。“虽然花式大概和拍摄时的画面是一样的,但在心理层面上肯定不一样。”他在日本一档综艺节目上说。

54岁的加藤鹰的感情生活始终扑朔迷离,在接受《博客天下》采访时,对于涉及私生活的问题,他明确表示“不太高兴回答”。

坊间传闻他曾秘密结婚,对象是AV女优麻生早苗,两人还育有一子,在日本演艺圈发展。对于这些传言,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表示自己很久没有恋爱了。他坦言自己跟AV女优交往过,也和圈外人交往过,相对于上街约会,他更喜欢在家煮饭给对方吃。

“单身这么多年,家务基本都是我一个人来。我擅长煮饭,什么都会一点。比如做乌冬面,我会和面、切面、做汤。”加藤鹰闲暇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做饭。如果再有时间的话,他会去打高尔夫球,因为在球场会遇见一些演艺圈的大人物。

这位目前为止和AV打了半辈子交道的顶级男优即将从荧屏上隐退,然而“性”已经成为了他无法停止的唯一的事业。

对待“性”,加藤鹰始终一脸严肃:“日本武士道精神之一是‘心、技、体’,心意放在第一位,有心之后才是技巧,光强调技巧多高超,但内心空虚,是无法长久的。”

(完)

如果你喜欢此文,请分享到朋友圈。

今日推荐:

北京新媒体故事(ID:BJNewmedia)主要提供商业科技、新闻传播及新媒体资讯,以转载为主,运营者根据个人判断对信息进行编辑重组,以呈现有条理、有价值的内容。


↓《博客天下》已在豆瓣阅读上线,点击“阅读原文”购买。分享到朋友圈或留言互动,有机会获得免费兑换券。↓

阅读原文
举报

转载请注明:乐无线-微信公众平台精品内容聚合服务|微信聚合,微信公众平台,内容聚合 » 专访日本AV男星加藤鹰:指日不再可待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this is a cache: 0.00963